如果在温哥华遇到法律问题,也可以联系我们ClearWay Law,我们在温哥华也可以给您安排适合您的律师。前几年加拿大安大略省法院判决了一起配偶绑架孩子的案件。

  5岁的 M 和7岁的 J 被他们加籍母亲从东亚的家中绑架并逃往渥太华。将两个男孩移送过国际边境往这个案件成为了一起绑架案。他们的母亲,我们暂且称为“萨拉”,她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对《海牙公约》的违反。

  当您的配偶绑架您的孩子时该怎么做

  和大多数婚姻一样,这对夫妻的新生活有一个美好的开始,可现在为何家庭纠纷会演变到这个地步?萨拉的丈夫“比尔”(化名)是一个北欧人,两人在2008年于蒙特利尔结婚,随后旅居欧洲。在2011年末,当萨拉怀上 J 的时候,她放弃了学业转而成为一名全职的家庭主妇。接着2014年 M 也出生了。要照顾两个活泼的男孩,她在比尔学习和工作期间包揽了家务。2016年,一份终身职位预约让比尔奔赴东亚。根据比尔的签证,萨拉和孩子们作为拥有双重国籍的家属一同前往。

  或许是所谓的“七年之痒”,又或许他们只是日渐出现分歧。不管是哪种情况,情感和财务上的危机一直困扰着这个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

  2018年九月中旬萨拉和比尔的婚姻问题愈演愈烈,当时萨拉在一次争吵后离家出走。比尔期待萨拉回心转意,然而事与愿违,她带着M和J从加拿大飞到了亚洲,和姐姐住在一起,当天萨拉就在姐姐的安排下拜访了当地的一名律师。

  萨拉身在渥太华,她的家人开始试图调解两人之间的矛盾,但夫妻双方在矛盾解决方式上仍然无法达成一致。

  截至2019年1月,这场纠纷终于闹上了法庭。法官在决定监护权归属时,优先考虑孩子的权益。根据《海牙公约》,孩子们惯常居住的一方拥有这项义务,也即是比尔在亚洲的住所。但是萨拉根据该公约第13条b款据理力争。该条款表述,若孩子们将遭受到 “致命威胁” 或者 “无法容忍的待遇” 则法庭可以拒绝将孩子们送回。

  萨拉认为他们的财务和情感危机使得M和J处于危险之中。她控诉比尔脾气暴躁、态度冷淡、斤斤计较。她出示了一份在渥太华咨询的心理医生的证明,并指控比尔造成了孩子们的焦虑。

  比尔否认了这些指控。他反驳道他已经竭尽所能陪伴M和J并在财务上提供支持,是萨拉“遵循”她家人的计划、突然离家出走加剧了关系的恶化。

  直至后来夫妻双方一致认为,孩子们通常的住所,或法庭所谓的“惯常居住地”,在亚洲。萨拉承认她将孩子们带到加拿大并拒绝将他们送回比尔那里的行为是错误的。作为父母,萨拉和比尔在这场绑架之前都享有M和J的监护权。萨拉的行为侵犯了比尔的合法监护权。

  如果您的伴侣绑架了您的孩子,打电话给我们的事务所。ClearWay Law为面临这类监护权难题的父母提供建议。我们的家庭法律师将帮助您调解、庭审或协助您进行法律程序。一周7天,每天24小时,欢迎咨询ClearWay热线。